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 请使用这些浏览器。

如果您使用360浏览器,请切换为极速模式。 如何切换?

首页/ 法治报道

北京朝阳有位女警专跟骗子“抢人” 2年挽回7亿多元

2020年10月28日  来源:北京日报

与时间赛跑,跟骗子“抢人”。如果说有这么一份工作,需要“苦口婆心”让人相信自己是真警察,那么除了骗子就是反诈民警。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反诈中心一线女民警、朝阳公安反诈宣传形象大使王佳,从事的就是这样一份有些心酸的工作。

两年多的时间里,王佳凭着一份执着,在与电信诈骗分子斗智斗勇的过程中,总计劝阻6.8万余人次被骗,直接避免群众经济损失7亿余元。

与时间赛跑,跟骗子“抢人”

反诈工作重在防范,即在受害对象将钱转出去前及时进行劝阻、止付,避免市民财产损失。王佳坦言,进入朝阳分局反诈中心工作前,她从未想到防范电信诈骗的工作会如此繁重。

2018年5月9日,朝阳分局反诈中心正式挂牌成立。有着14年刑侦一线工作经验的女民警王佳,成为朝阳分局反诈团队的负责人。公安局的综合预警系统会通过大数据分析识别出疑似的诈骗电话,从而梳理出正在受骗的事主,王佳团队的工作就是第一时间将电话拨打过去,劝阻事主:“您接到的是诈骗电话,千万不要相信!”

“劝阻”,简单的两个字,一路下来却充满心酸。王佳形容这份工作,就是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从骗子手中“抢人”。

几天前,王佳就遇到一起疑难的劝阻案件。根据预警线索,她将电话拨打过去后,一听接听人的口音,她立刻判断出受害人的电话已被骗子“呼叫转移”。

“我们第一时间联系市局取消呼叫转移后,再打受害人电话,对方却特别拧,一打就挂,怎么也不肯接。”王佳急得没办法,查到受害人爱人的联系方式,打过去说明情况后,对方却不紧不慢,“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子?”

受害人或家属的这种反应,王佳在反诈工作中经常遇到,常常令她着急上火。曾经有一次,她穿着警服上门劝阻,面对面坐在受害人跟前,对方却还在质疑她的警察身份。

时间久了,她也从中总结出一套应对套路:老百姓更关注钱的损失,而且有时候善意地吓唬比好言相劝更管用。

“知道有人正在被骗,我会紧张、焦虑”

王佳在电话里吼起来:“李某某,咱们都是成年人,你要清楚我现在跟你说什么,我是要劝阻你爱人把钱转出去,免受损失!你现在要配合公安机关赶紧找到你爱人,你要是还不相信我的身份,可以打110查一下我这个96110是个什么电话!”在王佳的严厉措辞中,对方仍将信将疑,但答应会尽快找人。

挂断电话后王佳仍不放心,又辗转联系上受害人远在四川的父亲。老人一听就急了,表示立刻联系女儿。等待老人回电话的过程无比煎熬,王佳忍着连厕所都没敢上,一直守在电话边。没过多久,老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声音更显焦急:“她不接手机,打微信语音电话也给挂了。”期间,老人还联系了女婿,女婿反问:“他们怎么知道咱俩的电话?”“因为人家是真公安!”老人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女婿这时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赶紧往家赶。

十分钟后,女婿打来电话,“王警官,人找到了,我爱人确实接到了诈骗电话,自称哈尔滨公安局的人说她从越南非法入境。”王佳从电话中得知,此时受害人已经将银行卡密码和验证码都告诉了骗子。

尽管王佳已对受害人的银行账户采取了保护措施,但她担心银行的操作没有那么快,于是她又赶紧指导对方给银行打电话将卡挂失。整个过程紧张且急迫,受害人声音止不住地颤抖,王佳的手心也捏出了汗。又过了十分钟,银行卡挂失成功,受害人的钱总算保住了。

每接到一条这样的预警线索,对王佳而言不再是单纯的工作,“因为我知道有人正在被骗,我会紧张、焦虑,无法袖手旁观。”事实上,在劝阻的过程中,提心吊胆的王佳往往比受害人及其家人更受煎熬。

“碰到一个就必须拉回来一个”

反诈工作的繁重体现在电话量上。只有8个人的王佳反诈团队,平均每天要拨打300个劝阻电话。尽管绝大部分的受害人能够一眼识破骗局,但是仍有为数不少的疑难劝阻工作需要王佳去处理。

普通人打电话聊得时间久了还会感到疲累,王佳却是电话、水杯不离身,碰到难劝阻的对象时,晚上回到家她还要继续抱着手机。“有段时间电话讲多了我会头疼,后来去看中医说是气血虚。”而且由于每天要说很多话,造成王佳说话的语速越来越快,“因为我要抢在对方挂电话之前,把我要表达的重点告诉他。”

曾经最长的一次劝阻,王佳从中午12点工作到晚上10点多,持续了整整十个小时。当发现受害人的电话被骗子“呼叫转移”后,王佳用手机持续不断地给受害人发去几十条短信:“现在给你做笔录的是假警察,打110报警。”“千万不要做贷款,他们是骗子,你没有任何违法犯罪。”直到王佳接到受害人给她回拨电话的一刻,里面传来“哇”的哭声。这起案件也因为王佳的短信成功止损。

原来,受害人是一名年轻女子,得知自己“涉嫌参与一起高度保密的洗钱案件”后非常恐惧,她按照骗子的指示已将所有存款都转到了一张银行卡里,并在酒店开好房间,手机切换到飞行模式,通过酒店的无线局域网与“民警”联系。因要接收短信验证码,王佳发来的几十条短信一次性涌进手机,长时间被骗子洗脑操控后,当得知一切都是骗局,受害人在电话中崩溃大哭。

两年多的时间里,王佳团队总计劝阻6.8万余人次被骗,直接避免经济损失7亿余元,单笔劝阻最大金额1400万元。期间,王佳也总结出各种反诈方法,如创新短信轰炸法;最先发现“呼叫转移”手段,促使北京警方和三大运营商建立合作机制解除“呼叫转移”等。

被她成功劝阻、避免损失的受害人男女老少皆有,当中年轻人不在少数。电信诈骗对受害人的打击王佳感同身受,曾有老年受害人见到王佳后直接瘫倒在地;也有年轻受害者在王佳联系上她的一刻,因已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备受打击想要轻生的。每每面对这样的受害人,王佳安抚、劝说之余,也不免因心疼而动容,更坚定了她“碰到一个就必须拉回来一个”的坚决。

(责编: 八月)

网站首页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