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法制网主编信箱: mzfzw_llj@126.com 投稿信箱: mzfzw@126.com

 

首 页人大频道法治频道维权频道社会频道法律教育县域经济博客论坛研究会之窗内部版旧版

 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民主法制网 -> 经济与法 -> fz文章内容

 来源:法制日报     发布时间:2009-2-9 9:38:20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编者按

  从干旱到大旱,再到特大干旱,春节过后,旱魔以惊人的速度在北方大地无情肆虐。截至目前,中国遭受旱情的耕地已超过3亿亩。受害面积大、程度高、持续时间长,直接影响着今年夏粮收成的保障问题。

    基于严峻的旱情,我国首次启动Ⅰ级抗旱应急响应,如今,抗旱工作正在各地紧锣密鼓地展开。值得注意的是,我国是洪涝、旱灾频繁发生的国家,但相比较而言,防洪与抗旱的法制建设存在着不平衡问题。防洪法制已基本完备,抗旱立法却基本一片空白。而这,正是此次抗旱中暴露出的种种问题的症结所在。

    旱灾的成因非常复杂,抗旱是个长期的工作,应该以提前预防为主。此次席卷我国的特大旱灾警醒人们,抗旱立法已是迫在眉睫。毕竟,法律才是一种长效机制,要想让危机应对管理成为一项日常性的工作,法律必不可少。   

  安徽百万之众大战旱魔

    来自抗旱一线的报告

 本应绿油油的麦苗,因旱灾变成满地黄黄的柴草。

    2月的淮北大地,本应是春意盎然,田野上绿油油的麦浪相互追逐的景象。但在今年,一场50年不遇的特大干旱把原野变得一片枯黄。

    2月6日,记者赶赴安徽省受灾最严重的淮北大地。沿着高速公路疾驶,窗外枯黄的田野不断向后退去。但是,放眼望去,田野里到处活跃着男女老少抗旱保苗的身影:抽水机抽出机井的水,顺着麦田里的墒沟汩汩地流淌;运水车停在麦田中间,水管喷出的水划出一道白白的弧线,洒向“嗷嗷待哺”的麦苗;也有农民挑来水,用水舀浇灌着渠水到不了的高地……俨然一幅动人的抗旱图。

  麦苗点火能着哪有心思过年

    “我今年65岁了,像这样的干旱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全家10多亩小麦全部受旱。”凤台县城北乡新湖村的曾传碧老人随手从麦田里拔出一捋“枯瘦”麦子,比划着说,“这棵叶子已经完全黄了,根也烂了,灌了水也没有用;这棵可能还会活过来,但已经伤了元气。”

    曾传碧说,去年10月下种以来应该有一百多天没怎么下雨了。虽然中间下过一两次雨,但雨小得连地上的灰都没有湿透,“差不多只有一场露水大”,根本解决不了麦田的干旱问题。“如果不是水稻田里有些潮湿,恐怕现在麦子已经全部死了”。

    在曾传碧家的麦田里,新湖村村主任张传标正带着村干部查看墒情。他介绍说,新湖村离淮河不远,为了应对严重旱情,他们广泛发动群众充分利用现有泵站、流动机械和人力,疏通灌溉渠道,积极引水,抗旱保苗。目前麦子、油菜都已经灌溉了一遍,现在正在施肥。

    记者在尚塘乡尚塘村看到,村边的沟渠里汩汩淌着水,让人感到丝丝欣慰。

    村民孙灿银种了15亩麦子,看到旱情一天天严重,田里裂出了大的口子,他天天焦急盼下雨,心都“长”在了麦田里。“2月3日上午,政府已把茨淮新河里的水引入到水渠,我早早地跑到田里,沿着地头挖引水沟。”

    相较于地处淮河两岸的凤台县,皖北的宿州、淮北,旱情和抗旱形势要更严重些。沿着阡陌小路行走,路边都是干涸的水沟。

    在淮北市四铺乡周陈村,田野里抗旱的群众更加忙碌,他们通过一眼眼机井来取水。

    “这麦苗点火都能烧得着了,我们哪有心思过年?”四铺乡周陈村村支书刘晓峰说,从大年初二起,村民们不再像往年一样走亲串友了,全力投入浇水保苗。

    淮北市濉溪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张红玉告诉记者,濉溪县自2008年10月至今,降水量仅有32.7毫米,不到年平均降水量的三分之一。由于降水量极度偏少,濉溪县150余万亩小麦出现不同程度的旱情,其中严重受旱面积60万亩。各乡镇积极组织打井队,因地制宜,新打小口井,县财政按每眼井200元的标准给予补贴,在10天内打机井100眼,扩大灌溉面积。预计到2月10日前,全县150余万亩小麦可以全部浇灌一遍。

  不作为者将被依法追究责任

    “安徽省淮北小麦主产区有29个市县降水之少,为历史少见,达到干旱极端气候事件标准。”安徽省政府副秘书长程中才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安徽省抗旱救灾情况:截至2月6日,安徽省受旱面积2868万亩,其中严重干旱1229万亩,大片小麦因“渴”而枯,苗情转弱,全省受旱小麦占总面积的81%。随着气温回升,干旱对小麦的影响将进一步加剧。

    在这种情况下,从2月5日20时起,安徽省把《安徽省抗旱预案》II级响应提高到最高级别I级响应,要求合肥以北地区,把抗旱保苗工作作为当前中心工作和民生工程来抓,全面实行以行政首长负责制为核心的分工负责制,主要领导要坐镇指挥,确保抗旱工作扎实有效进行。对有条件抗旱而不作为造成损失的,将依法追究有关领导和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红色警报的拉响,显示与旱魔的战斗更加紧迫。随即,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启动远距离调水等应急供水方案,采取提外水、打深井、车载送水等多种手段,确保城乡居民生活和牲畜饮水;限时或者限量供应城镇居民生活用水,缩小或者阶段性停止农业灌溉供水;严禁非生产性高耗水及服务业用水,暂停排放工业污水;气象部门适时加大人工增雨力度等。

    在怀远县荆芡乡涡南村的田野里,记者看到农民们用“旱地龙”、微喷管从机电井向麦田“放线”,摆起了百米“长龙阵”。一根百米长的微喷管能喷洒出约2米高的巨大水帘,6米宽范围内的麦田顷刻间就湿润起来。农民们说:“我们现在用上了机电井,喷灌、微喷灌都行,一个多小时就能浇灌一亩小麦。”

    此外,安徽各地还成立了抗旱服务队,重点对村里的特困户、外出打工者家庭进行义务抗旱帮扶。

    “谢谢你们,俺家孩子打工不在家,可你们却帮助俺家把4亩麦田全部浇好了。”阜阳市颍泉区中市办事处街头村连老太太拉着抗旱服务队员的手连声道谢。她从湿地里拔出一株麦苗,捧在手里说:“看,才浇过一天就长出新根了。”

    据统计,安徽全省高峰时,有220多万人投入抗旱。截至2月6日,安徽省已完成抗旱浇灌面积2264.4万亩,占受旱面积的79%;已追肥面积1154.9万亩,占受旱面积的40.3%。

    抗旱的最终落点就是要把损失降到最低。看到大片麦田已经浇灌了一遍,农民们终于露出了笑容,但记者发现,笑容的背后,也有些许担忧和苦涩。

    “水来了,但却救不了全部的麦子。”一些受灾严重的农民说,今年只求“保本”。他们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过去一亩小麦能收1000斤以上,如果现在按对半收成算,也就500斤左右,除去每亩三四百元的成本,今年如果能保本就算很不错了。

    “和去年春天的冻灾相比,今年北方的灾情延续的时间可能更长,范围可能更广,后果可能更严重。”安徽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胡从发提醒说,必须对此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不能因为浇了水就高枕无忧了,要动态控制灾情,还要及时做好救灾工作。

 

  作者:李光明 胡志强 责任编辑:张晓涵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收 藏]
 
 网友评论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分 值 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说 明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热门文章

 
· [组图] 王雪梅破译死亡密码
· 河西警方昨突查洗头房
· [图文] 湖南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落马波及158名官商
· 石家庄公安网正式开通
· [图文] 石家庄市公安局举行公安特警汇报演练暨上
· 如何有效开展基层反洗钱工作
· 永清法院“四个到位” 深入开展解放思想大讨论
· [组图] 邢台监狱举行阅警仪式
· 全省公安机关集中整顿特权思想 加强民警作风建设
· [图文] 努力加强和改善公安执法工作 全面打造“法
· [图文] 公安部治安局:补办第二代身份证须由本人
· 浏阳停电案件的背后:喝掉1瓶白酒少停电1小时

 

::::::::关于本站 | 重大报道 | 业务推广 | 版权声明 | 网群单位 | 网站地图 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

河北省人大建设研究会主管  民主法制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和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冀ICP备05014722号 站长发发 免费流量统计系统

在线交流